首页 > 行业人物 > 正文

上海久攻不下,粟裕恍然大悟:敌不守长江,死守上海!
发表时间:2020-11-18 16:35:47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3316

摘要:十九次大会观后感,十九报告全文内容心得,十杰装饰,十佳教师事迹材料,venusblood frontier,vdd-083,vdd083
1949年5月12日清晨,天空灰暗,雨下个不停。第29军军长胡炳云在军指挥所接到各师电话,知道部队已经进至王家市一线,做好了进攻出发的准备。上午10点,胡炳云下令第86、第87师同时发起攻击。


第86师258团和257团1营,于17时进抵敌前哨阵地潘家桥,经与敌激战,于18时攻克该点,全歼守敌160余人。尔后,继续向宝山方向前进,于13日4时占领新镇。6时,第256、第257团向东猛插,切断月浦至宝山的公路,阻止宝山之敌向月浦增援。



第87师261团,于12日12时进抵浏河,遇敌1个加强营,激战1小时歼敌200余人。17时,第87师分两路向月浦攻击前进。至13日凌晨,第260、第261、第253团,分别进抵月浦北侧、东北侧和西侧,对月浦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


月浦位于吴淞、宝山西侧,是吴淞、宝山的重要屏障,它和北面的狮子林炮台、南面的杨行据点连成一体。互为犄角,是敌人防御吴淞、宝山的西大门。要歼灭吴淞、宝山之敌,必须首先攻占月浦街区。


月浦镇周围钢筋水泥碉堡林立,子母堡群密布,且隐蔽性较好,堡与堡之间有堑壕、交通壕相连接,堡群周围设有射击掩体,掩体外有大量蛛网式的堑壕、铁丝网、地雷、鹿砦、竹签等多达七八层的副防御障碍设施,构成多道纵深防御阵地。各阵地以火炮和轻重机枪为火力骨干,构成了密集的火网。每个堡群和阵地,还可得到海军舰炮的直接火力支援。驻守月浦的敌第52军,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装备精良,在辽沈战役中从营口登舰南逃,渡江战役以来基本上没有受过我军的打击,建制比较完整,战斗力较强。



为了尽快夺占月浦,副军长段焕竞来到月浦西北侧陆桥的第87师指挥所,亲自指挥作战。


13日晚,担任主攻的第260团和助攻的253团立即发起攻击,指战员们锐不可当地向月浦前沿阵地冲去。这时,敌人陆上、舰上几百门大炮一齐开火,封镇我前进的道路;敌机也轮番轰炸,弹如雨下;隐蔽在树林、草堆和坟包中的所有敌堡,喷射出密集的子弹,犹如无数条毒蛇喷吐着毒焰,前进的道路被敌人强大的火力封锁住了。


激战1天,第87师虽给敌以重大杀伤,但未能攻入月浦镇内,且付出了较大代价。第260团伤亡700余人,12名营级干部有11名负伤;第261团伤亡100余人;第253团伤亡近300人。




同日,第259团向狮子林西侧的叶大村发起攻击。第3营担任主攻,伤亡较大,攻击受挫,教导员陈达生光荣牺牲。团长到前沿侦察,摸清地形和敌情后,以第2营在军山炮团1个营的支援下,发起第二次攻击。经反复拼杀攻占了叶大村,歼敌200余人,其中俘敌60余人。


14日零时,第260团攻占月浦北街西头几间民房,第87师误判为该团已从北面攻人月浦镇,于是令第253团第2营由西侧转向北侧攻击街区。


5时,当第2营进至离镇北街口敌前沿阵地约50至60米的一片开阔地时与敌激战。部分突击小组突入街区,遭敌火力压制和步坦结合的反冲击,被迫撤出。第2营共伤亡200余人,随营行动的团政治处主任王里光荣牺牲。因敌火网绵密,第2营无法撤回,只得就地构筑工事隐蔽,与敌对峙,遭敌冷枪冷炮袭击时有伤亡。




14日傍晚,第87师组织起新的攻击。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第260、第259、第253、第 261团分别从正北、正西、东北三个方向猛攻月浦。


尽管敌人的射击十分疯狂,但无畏的指战员们仍英勇地穿梭在密集的弹雨中。他们时而匍匐前进,时而急速滚进。大家下决心拿下月浦镇,敲开上海的西大门,把锋利的钢刀插进敌阵。


第260团将团指挥所附近的120余名指战员集中起来,组成几支精干的突击队,由副团长梅永熙和参谋长李仲英亲自率领向敌人发起攻击。他们用山炮平射挡在突击遭路上的4辆坦克,击中1辆,其余3辆掉头逃窜。第260团乘势突进北街,夺得镇内敌堡,占领了一片房屋。战士伤亡近半,仅剩62人,参谋长李仲英也负伤。






第259团第2、3营先后冲进月浦镇西街头,夺取了西街头的碉堡后,与敌展开巷战逐屋争夺,夺取了20多间房屋,攻至东街街头。第2营教导员盛长宏、第3营副教导员薛竞成光荣牺牲。


第253团第1、3营由镇西突入街区,与敌展开激战;第2营由镇北越过开阔地对敌堡实施爆破,炸开缺口,冲入街区,直攻至月浦镇东南。第2营营长指挥5连6班夺取敌1个大碉堡,俘敌营长以下40余人,并通过俘虏喊话,劝降敌军1个排。



第261团也向街区东北侧推进。第2营攻占了月浦小学,第1营越过雷区突入镇内,向南追击逃敌。



至15日拂晓我军占领了月浦全镇,守敌大部撤至镇东南的高地,依托坚固阵地继续负隅顽抗。



第87师攻占月浦后,打开了通向吴淞口出海通道的大门,严重威胁了汤恩伯集团市区部队的存亡。汤恩伯急调防守市区的第21军第146师加强月浦地区,并不断组织反击,企图夺回失去的阵地。

15日黎明,敌停泊在黄浦江上的10余艘军舰和地面、要塞的炮火向月浦镇狂轰滥炸,炮弹像暴雨般倾泻而下。月浦镇内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房屋倒塌,我坚守在月浦的部队遭受重大伤亡。第259团指挥所被敌炮弹击中,团长胡文杰身中7块弹片,光荣牺牲,副营长李超身负重伤。



炮击之后,敌2个步兵连在4辆坦克的掩护下,沿交通壕涌向河南,有的冲过小桥,有的涉过河沟,向第259团阵地猛扑。第259团在第253团的协同下,集中所有火力压制敌人,奋力拚杀。阵地上爆炸声、喊杀声响彻上空,战斗异常激烈。敌数次冲击均被我击退,死伤无数。



16时,敌再次组织反扑,通近第259团指挥所。第2营4连指战员匍匐在指挥所门槛上阻击敌人,与敌反复拼杀4次,伤亡过半;第2、 3营的营职干部都负了伤。当敌冲到距团指挥所仅有10多米时,团指挥所组织所有勤杂和警卫人员投入战斗,奋勇顶住了敌人。



这一天,敌人连续向我阵地冲击了5次。在敌人的狂轰滥炸下,月浦镇房倒屋塌,砖瓦四飞,部队伤亡严重。但是,"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战斗口号已变成广大指战员们的实际行动。在这场坚守阵地的激战中,第260、253团和259团2个营,始终像钉子一样钉在月浦镇上。5月12日,第28军在军长朱绍清、政委陈美藻的指挥下,与第29军并肩向敌展开攻击。

 


第83师第247、248团由东、西两面包围太仓城之敌。20时,第248面第1营3连由东门攻入城内,乘胜攻击,迅速向南门压缩。敌人正集合于南门外准备逃窜,被我3连歼其大部,残敌沿公路向上海狼狈而逃。逃敌仅窜出几里,就被我第252团全歼于野外,俘敌千余。



第84师同时进攻嘉定,守敌不战面逃。解放嘉定后,第250、第251团连夜包围罗店,守敌仓皇逃窜。



外围作战顺利结束后,朱绍清命令第83师、第84师分头向刘行、杨行攻击前进



杨行、刘行一线是抗日战争初期国民党构筑的永久性工事。在解放军渡江前后,汤恩伯又令加紧修建。除利用水沟、河流等天然障碍外,敌人在地堡外还设有鹿砦、陷坑、高低铁丝网、地雷等各种复杂的副防御设施,地堡与地堡之间,有交通壕互相贯通,构成了3000余米纵深配备的防御阵地。


14日,第83师第244、247团由东西两面分别包围攻打刘行;第248团由左翼包围国际无线电台,切断刘行至杨行之间的公路,向顾十房、康木桥、大朱宅攻击。经一夜激战,部队伤亡较大,第247团1营只夺取1个地堡,伤亡百余人;第248团伤亡200余人,未能彻底完成任务。



第244团由于指挥上细心谨慎,研究了敌工事的特点,采取了小群攻击的战术手段,接连夺取了数十个钢筋水泥地堡,攻入刘行村内。至15日12时全部占领刘行,全歼敌1个步兵营和1个迫击炮连。



第84师在第83师攻击刘行的同时,向杨行方向发起攻击,先后攻占李家滨、杨家庵、潘家宅等村。



15日4时,第252团攻占杨行西的朱家宅后,越过刘行至杨行之间的公路,插入杨行西南之钢钩船、大朱宅、王磨油等村,切断了杨行与大场、江湾的联系,对杨行形成包围态势。



7时,敌为挽救其被歼之命运,调集约1个师的兵力,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向第252团阵地反击。第252团由于过于突出,又立足未稳,在敌猛烈的冲击下阵地被突破。接到师撤退命令后,该团迅速撤至朱家宅一线。但由于战况激烈,新补充的解放俘虏兵又乘部队混乱之际,或伏地不动,或向敌缴械投降,使部队陷于更加不利的地步。全团被迫一再撤退,损失600余人。



敌人此时更加疯狂,一连几次向我反击。黄昏时分,敌又以4辆坦克掩护2个营的兵力,沿刘、杨公路向我第248团3连阵地反击。我3连指战员英勇奋战,将敌击退,并缴获敌坦克2辆。







至此,敌我双方在杨行的争夺十分激烈,双方都付出了较大的代价。



在攻打月浦、刘行、杨行之时,我虽然突破了敌人一些坚固设防的阵地,消灭了敌人,但在战斗中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遭受了较大的损失,因此一些部队产生了各种不同程度的埋怨、顾虑:埋怨上级指挥不当,顾虑敌工事坚固,炮火强大。特别是在伤亡较大的部队,这样的想法较为严重。



粟裕、张展、叶飞等人此时认识到,解放军已进入敌人永久性设防的要塞工事地域,由狮子林、月浦、杨行、刘行到吴淞口距离六七十公里,要一天之内攻克这一要塞地域到达吴淞口,是完全不可能的。



进攻上海前,由于看到国民党军队有长江天险所依靠仍然不堪一击,都以为敌人只要受到最后一击,就会吓得逃命,没想到在上海会遇到敌人如此激烈的抵抗。此时冷静下来不禁恍然大悟:敌人作战的根本意图不是坚守长江,而是死守上海。上海的守敌哪里有什么投降的征候,相反却凭借其永久性的设防要塞工事,顽强抵抗。



从13日至15日,第28、第29军伤亡达8000余人,未能实现预定作战目的。通过两天的战斗来看,守卫上海的敌人是所剩蒋军中战斗力最强的。加之有坚固阵地作依托,解放军每歼敌1个营,要付出1000人的代价。



敌人将防御区域内一颗颗树木砍光,一幢幢房屋推平,以扫清射界。地堡前布设有鹿砦、竹木钉、地雷、外壕等三至六道障碍。防御阵地的火力配系很强,每一子母堡群有1个排或2个班守备,母堡配置重机枪,子堡配置轻机枪,敌人的防守也很沉着,解放军不攻近火力网内他们就不开火。



针对这些特点,粟裕、张震认为,目前的作战已不同于野战,于是,5月16日粟裕、张震向各部队下达了新的战术指示:







(一)肃清敌外围之后,对主阵地攻击,应周密侦察,选择敌突出部或接合部与较弱之敌攻击,楔入敌之纵深,尔后由敌侧背或由内向外打,以此来撕破敌之防御体系,太原战役此种方法收效很大。

(二)集中兵力(而应是小群动作,群群攻击),尤应集中火力(实行压制射击与破坏射击)与发射筒相结合轰击一点,以炸药来软化敌钢筋水泥工事,轮番不停地攻击,这样使敌不易重新组织防御,更可避免敌之火力封锁。

(三)交通壕作业迫近敌人,可采用淮海战役歼灭杜聿明时钳形作业交替攻击,力求歼敌于阵地内。

(四)发挥孤胆攻击与守备精神,发挥爆破威力,以炸药开辟冲锋道路,歼灭敌之反击部队,进行打战车、装甲车之教育,纠正集团攻击与集团守备方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五)指定对空射击部队。





5月17日,第10兵团司令员叶飞指示部队:敌在我钳形攻势之下已难逃脱,我军攻沪不要性急,应立于主动地位作充分准备,大量使用炸药,配合炮兵及坑道作业,去克服敌之钢筋水泥碉堡。同时,叶飞还指示前沿各攻击部队暂停进攻,迅速构筑阵地工事,深入进行思想动员,广泛开展敌前练兵,确立以打攻坚战为本次战役的主要战术手段。



为了更好地进行下一阶段作战,叶飞还对攻击部署进行了调整:令第29军集中兵力攻取月浦周围的地堡群,令第28军以主力攻取杨行;调第33军第98师配属第28军作战,第99师配属第29军作战,第85师由苏州归建第29军。



5月18日,各攻击部队遵照野战军和兵团首长的指示,一面加强既得阵地的防御工事,一面广泛发扬军事民主,开展敌前练兵。指战员们开动脑筋,献计献策,通过总结战斗经验,统一了战术思想,决定采取"逐堡夺取"的攻坚战法,即"夺取一点,巩固一点,逐步推进,相机出击"。在战术手段上,明确了以下几点:

1、 有重点地多路突击,分头夺堡;

2、 正面佯攻,两侧迂回;

3、 小群动作,孤胆作战;

4、 实行火力分工,搞好步炮协同,做到火力、爆破、突击相合;

5、 夺取阵地,巩固阵地,并相机扩张战果。


第29军为了在攻击前尽可能地接近敌人的工事,前沿各部利用夜暗进行近迫作业,向敌占的25. 32高地挖掘战壕,一直挖到离敌工事仅40~50米处,并进行伪装,防止敌过早发现。同时,还发挥我军夜战特长,每到夜晚就组成若干战斗小组,出敌不意地夺取较为孤立的碉堡。



第28军于19日晚8时,在经过充分准备之后发起了对国际电台的攻击。在我强大炮火的支援下,第244团5连以小群攻击,首先占领敌前沿地堡,之后各排交替掩护,向敌纵深发展,逐次夺取每一个地堡。经3个半小时的激战,全部占领了国际电台及其附近的地堡群。



之后,第83师继续向张宅之敌进行近迫作业。三天之中,在刘行东南、温藻滨以北地带,挖起了纵横20里的战壕。前线各部队已经做好了向敌坚固设防阵地总攻的准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