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上海的雨下了又停
发表时间:2019-08-09 19:45:46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1361

摘要:四平青年第一部,四平青年1完整版高清,四平青年1,四平风采招聘信息,北大汇丰,北大附小,北大法律信息网

上海的雨下了又停/

以下这段歌词来自“新青年理发厅”的歌曲「雨曾经讨厌海」。由于在公众号后台无法搜到这个独立乐队(也许是过于冷门),于是在思索片刻后,我决定不给这篇文章添加任何音乐链接。但如果你想要更详细地知道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装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妨一边先放这个乐队的「雨曾经讨厌海」,再放他们的「一个人回家」,一边把这篇文章读完。

「你不知道大海正在等你掉下来

而看似一波一波的害伤

你知道吗其实是海用来拥抱雨的方法

未经历过大雨的人

会将雨离开云叫做忍痛离开

当经历过一场又一场的大雨

你会知道这种离开将要拥抱大海。」

其实这篇文章和标题本没有太大关系。实际上,刚提笔写这起这篇杂记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要写到上海的天气。这些天来,闷在楼里做论文素材的我第一次邂逅上海的雨时,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忧愁之情:没带伞的话我岂不是只能淋着雨跑回宿舍。但低下头继续整理资料,几分钟后抬起头,上海的天又呈一片湛蓝。几朵云星星点点的漂浮在低矮的楼顶上,似乎坐电梯到露台,它便触手可及。看到沐浴着阳光的上海,我的心情又不自觉地明亮起来。呆在上海的时日稍久后,这样随着天气而阴晴不定的心情逐渐消失了,因为我发现,上海的天总是会在突如其来的雨后重新明朗。八月的上海就是这么喜怒无常又美好。

无常即是有常。这是人生,也是与七月末离别的、勾勒着梅雨季尾巴的上海。

只是在翻开电脑屏幕的时候,这段话突然地在我的脑袋里蹦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久违的、一长串想要吐出来的胡思乱想。既然今日的文思泉涌和上海的天气那么相关,那么我是不是也应该在我的文章里也替它留下一席之地?新开的空白文档看起来太过空旷且孤独,正如我那日牵着一个男孩的手,走在夜里的上海滩时看到的那条流浪小狗一样。想到了那条眼神躲闪的小狗,尽管它和我的电脑界面好像并没有很多直接的联系,我突然地、不可避免地对这页空白的文档升起了些许的怜悯心。

于是,我就这么满怀仪式感地打下了这段字,

”上海的雨下了又停。“

但在写完回来翻看之后,我又发现,这次的文字似乎和上海的雨又有些联系。那么,这个标题也许就没有那么文不对题。

我很确信是这样的。

这样如上海的梅雨季般鲜明的对比似乎也无处不在地被呈现在这座城市。而在上海纷乱拥挤中的众多“矛盾”里,带给我冲击力最大的恐怕是静安寺。这驻足在高楼中间、爬过漫长岁月又存活下来的古寺里,庙角边檐烟雾缭绕的虔诚往事和被商业化的卖烧香机器被糅在了一起。金色的佛塔背后便是反射着这座古寺倒影的高楼。历史和现代社会的交融、虔诚信徒弓下的背和金发游客在金尊佛像前肆无忌惮的笑声,无不时刻令我感到惊讶且困惑。惊讶于历史的精髓和新世纪的缩影的冲突竟能被体现的如此淋漓尽致,困惑于他们所能安然的共存。即使这些建筑物本身是“死的”,但这座百年古刹住着的灵魂,数年前皇帝曾身披龙袍、领着群臣妃子祭拜佛陀祈求安宁——这些被朝圣者所记挂的,鲜活的历史,是在这几十年间追随着改革时代浪潮拔地而起的高楼所不能比拟的。而透过我17岁的浅薄人生经验,这历史与当代的强烈冲击仅仅是能在上海看到的景色。

也许上海人在看到我这段文字后会笑我矫情,或者暗自感叹,”其实上海从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你发现的太晚而已“。我也是这样深信不疑的。但有时候,旁人的目光比当局者的要犀利的多,正如我从来没有胆量提起笔写过深圳这个城。常年住在上海的人也许不会留意早晨十点在旧上海街头窗台上淋下的”雨滴“其实不是因为上海的雨下了又停,而是悠闲的老奶奶在浇花。也许那个快步奔向公交站的年轻人注意到了这点,或者那个一手拎着早餐、一手牵着牧羊犬的花上衣婆婆。但我却被这样充满烟火气息的一缕时光夺去了魂。于是,我停在路旁,想要抓住那转瞬即逝的时间和过于慵懒美好的清晨。也许是我运气太好,或者是由于某种不知名的意念力,那天的时光真的走得很慢。淋着老奶奶为那几盆花下的雨,像朝圣般地仰着头,我透过树叶间的阳光看着晶莹剔透的雨滴穿过花瓣,轻轻拍打在我的脸蛋上,钻进我的发间,拨弄着我的睫毛,沾染了我的衣衫。像是被喂了一嘴浓厚的糖浆(这个比喻非常上海,因为上海菜对于深圳人来说还是齁到不行啦),感觉灵魂的某处被喂饱了似的,那股温润的甜劲儿暖进了心窝里。

所幸的是,路边没有人驻足停下来看我——看那个穿着格子长裙的少女在一个周六的早上十点仰着头盯着楼上的老奶奶浇花。我是个不太在意别人目光的人。自小肆无忌惮又热情洋溢,我在尝试了众多新鲜事物的同时也制造了不少令自己不堪回首的记忆。但这天的上海老街让我在沉浸生活气息的同时,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的孤独感。也许,当一个地方既忙碌又惬意,每个人就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故事和时空。身后有个小少年骑着泛青的自行车叮零零地飞快驶过,吹着口哨。粗略聆听,是我不熟悉的旋律,但也许是这个街区转角听到厌烦的声音。晃过的一阵风吹起了我的长发。我下意识地轻轻捂住了我的裙摆。

这,就是我眼中的老上海。

而夜晚的上海又是一副截然不同的光景。走过上海的街道,在等红灯时候,一对情侣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不要闯红灯啦,很危险的”,我忍不住担心地朝他们大声说道。但他们的速度和上海的节奏一样快,追着分秒,也追着闪烁的人行灯。还没等我的话音落地,这对情侣的身影就消逝在了夜色中。绿灯又亮了。

我独自一人穿过空无一人的上海街道,走到一个店面前。推开门,踩着高跟鞋踏着烫金的台阶,里面的爵士乐和盖茨比镀金时代的气息扑面而来。走进这个爵士livehouse,端上一杯OldClassic鸡尾酒,老上海的街就被我悄然地关在了门后,正如同那对情侣的爱情故事,和那个清晨十点的时候老奶奶为我(其实是为她的花)下的雨。

那天邂逅这对情侣的街道

在上海久住的一个月里,我也似乎住进了上海的旧时光——在这个有时候走得很慢,但又又时候走的太快的城市。“这里太适合生活了”,我忍不住在一个慵懒的午后对着坐在我身边看书的那个人感叹道。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但有时候我又会对上海这座城感到些许困顿。这座城一点也不枯燥,烟火气息的浓度对于一个常年居住于都市的我来说刚刚好,不多也不少。如果是住在上海,我能在想要去吃拌面早餐的时候扛上我的单反,在走向早餐店的路上顺便拍下我眼中的上海。而在深圳,似乎我就没有这样对生活的冲动和执念。每天的上海都是不一样的上海,没有一天的上海是一模一样的。当然,对于每座城都是这样,但不知为何,对于上海来讲,这点在我眼里被体现得格外显著。而如果我想回到惬意又繁忙的城市生活,戏剧夜场和文艺影院离我的旧上海只有几个街区的距离。

每个来到上海的人都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而我的,便是在沉沦在上海的矛盾和鲜活后,独自发生的夜里对白。

在这座城市里呆久了,又有了一种溺水的窒息感,好像是灵魂要被闷在现实主义和物质世界里一般,喘不过气来。

某日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的凌晨一点,我读到一位旧友写的文章。在走入乡村后,这个在两年前既精英主义又极度现实的少年写下了这段话,

“最精彩的时候,最精彩的时候就是现在。可能当时会是抱着一本《七年知青岁月》仗剑走四方,然而现在可能是左手笔杆子,右手铲子,抱着一本《毛选》扎根泥土。脚下有力量,心中有阳光。投身伟大理想,无愧美好青春。“

而我清楚地认识到,我这个人,不但是书读得太少,路也走得太少,经历的实在是太少了。是该抽出什么时间,最好是现在,或是未来将近的某个时刻,去走到一些没看见过的地方。走到村落里、贫民区里、山区里、或是某个被冷落的城镇里,看看没看过的世界和生活,看看真正的社会不平等和教育资源不平等。趁着还年轻,是投身伟大理想,无愧美好青春的时候,也是要突破自己的极限,挑战自己的认知,去体验不同的人生,从不同的人眼中看世界。去感同身受,去思考人生,去寻找我们生活的意义和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去做良知的信徒,理想的领路人。要作为记录者,故事的讲述者,和改变者活在这个世间,而不仅仅是看到社会万象的观察者。这是在最好的年龄,最好的时间,也是在最多的可能性为我们敞开的年龄。我觉得,我一定要这么做。

而多数时候,我们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自由。得多。

还在深圳游荡的时候,我和一个学长坐在日料餐馆狭小的角落谈天阔论。学长和我说,大学四年是探索未来最理想也最好的时候。在这四年,把该想的问题想清楚,把想研究的东西都学一遍,把想尝试的人生都活一遍。而我也十分认同这点。是对一切人文社科都热情洋溢的我,在一边读民粹威权主义者的同时也向往艺术史的我,是还没搞懂尼采就去读马林诺斯基人类学理论的我,是凌晨还在琢磨音乐剧曲目和舞台踩点的我,是走在上海的大街上突然灵感喷发文思泉涌又冲回宿舍打开电脑,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打出“上海的雨下了又停”的我。都是我,如果非要说出个哪个是我,我可能只能说,这些的哪个都不是我。我还没想好未来究竟要怎么个活法,因为可能性实在太多,而条条道路通罗马。但时间和旁人都催着我赶紧把这件事情想清楚。但我不想这么快想清楚。我还太年轻,还想做这么多事情,还太过热爱生活和这个世界,想尝试的事情太多了——我还没经历完整。我还不想这么快就给出答案,我也无法这么快就给出答案。

我们也不必这么快就给出答案。

再度过这四年之后,到了步入现实社会的时候,我们试错的成本就远远提高了。我们再也没有能够去完全随心所欲生活的时间和权利,而大学正是最好的时刻。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就是现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就是最好的时候。寻得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之前,与其随波逐流得去追寻一个被社会所冠名为”正道“的路,不如放下执念,走出固化思维,多去尝试和挑战自己的懦弱和极限,去放手做些之前不敢做的事情——至少,即使想不出未来人生要怎么个活法,也不要变成无聊又油腻的大人。在妥协于现实世界和社会建构的”成功之路“之前,试一试少有人走过的路,它也许正是最适合的路,或者是我们寻求已久的、对生活的最佳诠释。

在那个寻常的傍晚,那家日料店很小,我也早就忘记了我们那天吃了什么(总之是一些手艺再寻常不过的寿司罢了)。但走出店门的时候,有个声音在对我说,这是我很久以来吃到的最好吃的一顿日料了。

“第一年的实习决定第二年的实习,第二年的实习决定第三年的实习,第三年的实习决定returnoffer。”这句话曾经给我巨大的同辈压力,促使我去追寻这句话背后似乎蕴含的“真理”:这么做,是最恰当的成功之路。

但我们真的要这么活着吗——或者说,这真的是我们生活唯一的走向吗?

在我把我的想法对一位朋友说出来的时候,她回了我这么一大段话。整理下来,大致是这样的:

”但即使是不从理想的角度出发,单单从现实的角度去想,这句话也完全没有必定的逻辑可言。我们都知道,实际上,第一年的实习和第二年的并不一定有太大关系,同理推断,这句话接下去的逻辑也是这样的。其实我们之中的很多人也知道这点,但我们都被这句话所束缚着。与其这么忙碌地去追寻它,不如先想清楚自己要什么,而不是迷茫地去追寻一个自己不知道是否会带来真正快乐的事情。而在发现这是最想要的事情后,再去追寻也不迟。但在人生后面的阶段才恍然意识到,哦,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就真的太晚了。而且,在这正热爱和相信一件事情的时候,这种信念会驱使着成为你更大的动力,会在面试里体现出来,也会促使我们设定一个更加完善且适合自己的职业规划。“

在经历了申请季后的现实冲击——或者说,一种从理想主义象牙塔里坠落的失重感后——我在走出这段时光和经历向它挥手道别时,又为自己重新吹出了个理想主义的泡泡,一股脑钻进了里面。我想,人还是很难被改变的,即使是一段多么刻骨铭心的经历也不一定能够改变我们。但这次的泡泡和上次的又很不一样。和之前虚无缥缈又纯粹的理想主义泡泡相比,这次的泡泡稍微要多了些对世事的理解,对现实在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和妥协,且对自身认知的完善。

曾经,一位对我来说很重要的老师曾经说过,“即使我们看不见,但是不代表世间的道义不存在。你可以选择忽略它的存在,但我选择遵循我自己的道义。”

作为一个稍稍被现实打磨了一些的理想主义者,现在的我也许还是稚气未脱,但也有些许感悟。只有有勇气接受和拥抱现实,内心足够强大,接受也许会满盘皆输但是还愿意为了理想而奋斗,拥有那类”破罐子破摔“的勇气和魄力,才能真正作为一个脚踏实地、持存的理想主义者。而这就是我想要成为的人。

前些日子来,我想要在成年那天租一个别墅,和我的朋友们在零点来临之时度过跨向18岁的那一秒。但现在,我只想要坐在乡村里的小山丘上,鼻子嗅着泥土的清香,在没有沾染上尘世繁忙的星空下,在虫鸣声和夜色里步入成年,肩上负着生活的重量和理想的担当。做着热爱的事,脚下有力量,心中有阳光。

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与自己内心的挣扎,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城,看过了一帧又一帧的世间景致,我们依然还在路上。而每年梅雨季,上海的雨依然还是会下了又停。

在上海短居的一个月来,上海似乎每天都在变,但又似乎每天都是一个样子。

关上电脑,舒展地伸了下懒腰,我扭头看向窗外。

「你不知道大海正在等你掉下来

而看似一波一波的害伤

你知道吗其实是海用来拥抱雨的方法

未经历过大雨的人

会将雨离开云叫做忍痛离开

当经历过一场又一场的大雨

你会知道这种离开将要拥抱大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