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上海为政府数据开放立法,小事乎?中事乎?大事乎?
发表时间:2019-10-25 17:12:50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2055

摘要:双卫网,双头人,双头龙,双瞳下载,巴东长江网,巴丁格,巴丹死亡行军
《上海市公共数据开放暂行办法》作为国内首部针对公共数据开放进行专门立法的政府规章,已于10月1日起正式施行。地方政府开放的公共数据是全体市民共同所有的数据,它们与公共价值有关,是为城市公共治理而生产的数据。在数据开放乃至整个数字政府、智能城市、智慧社会的建设与发展中,我们不仅共享数据,也要贡献智慧和能力。

上海市为政府数据开放立法,小事乎?中事乎?大事乎?谓之小事,开放数据是推进政府治理现代化过程中诸多创新立制之一,从政策理论上讲,之所以能够顺利立法是作为一种分配型公共政策,不涉及明显利害冲突和关乎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谓之中事,政府及各类公共机构拥有的数据资源承载着这座城市方方面面的基础信息,它们是新的“能源”,推动着这种城市如同一架机器能科学地运转。谓之大事,开放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的鲜明标识,对政府数据开放的观察不应停留在数据层面,需要放在当前计算时代崛起的大背景下,放在包括城市的开放、政府的开放和文化的开放在内的一个整体的开放逻辑之中来理解。

开放是计算时代的核心价值。纵观计算时代的发展史,尽管并非充分条件,“开放”始终是数字经济最重要的推动力。曾几何时,计算机物理接口的开放让更多企业能够参与计算机零配件生产,成功推动个人计算的普及;现在以OCP为代表的开放计算正在推进实现全球计算基础设施的规模化。计算机网络向全民的开放缔造了互联网的第一波辉煌,而Web2.0通过开放网络信息生产权,用“用户创造内容”迎来互联网业态的第二次高潮。代码的开放(开源)冲击了软件业的垄断,培育了更加活跃的软件生态,也促成了谷歌等“巨人”的生长;同样是免费、开源以及应用生态的开放,让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能够从塞班(Symbian)系统和苹果iOS系统的夹击中快速崛起,占据全球将近九成市场。从物理接口到计算资源,从网络访问到信息生产,从源代码到应用生态,计算技术史上每一次重大的开放都将“开放”发挥得淋漓尽致。与其说是企业策略,不如说开放代表了计算时代的核心精神和文化,只有立足整个计算时代的“开放”背景,才能理解数据开放在逻辑上所具有的必然性。

开放数据需要开放的城市。地方政府开放的公共数据是全体市民共同所有的数据,它们与公共价值有关,是为城市公共治理而生产的数据。现代城市治理不仅是高效的,透明的、责任的,也是共享的、参与的。以开放而著称的城市不仅可以吸纳更多的人来打工谋生,更重要的是让参与城市“生产”的人都能成为城市的主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建设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这不仅要求在城市中公平、有效的分配物品和服务,更重要的是让人民群众共同参与对城市价值的分配,也只有共同的参与才能形成一个真正有“智慧”的城市。数据开放之所以吸引全球政府改革者们的广泛关注,其核心意义并非在数据本身,而恰恰是在于它为普通市民共同参与城市的治理实践提供了资源、渠道与舞台。反之,如果没有城市的开放性,即使拥有再先进的技术,再精致的平台,也很难推动人民群众利用这些数据为城市创造新的价值。海纳百川,开明睿智,上海能够在政府数据开放建设上卓有成效,在全国率先立法,恰是因为这个城市自开埠以来近两百年所培育出的开放的“土壤”、开放的基因和开放的文化。

开放城市需要开放的政府。尽管数据开放的倡导者们格外重视政府数据开放的经济价值并将其视为推进创新创业的一项重要举措,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政府数据开放的核心价值仍然也必然是政治的。这不仅是因为在当前全球政府改革中,政府数据开放与政府信息公开一脉相承,是实现透明政府的重要政策创新,而且也因为愿不愿开放、能不能开放、开放得好不好,本身就是实践中的政治问题。对地方数据开放实践的评估揭示了各地数据开放程度和开放水平的差异,而这些差异的背后反映出的不能简单看成是技术问题、管理问题,其核心还是价值选择问题。如果各级政府部门的执政理念不开放,又何谈政府数据的开放?即便短期内能够复制模仿,从长期来看也是没有可持续性的。

开放政府需要开放的胸怀。开放不仅是市场的开放,交通的开放,也是文化的开放,胸怀的开放。开放是面向世界的,让物质、能量、数据以及人能够在全社会更加充分、平衡地流动;但归根到底,开放是面向人民群众的,是以人民的幸福为目标和宗旨的。现在我们能够把政府拥有的公共数据开放出来,与人民共享,和人民共建,恰是这种胸怀开放的政治实践。依靠这种开放的胸怀,中国计算技术与数字经济的发展不仅能够与国际先进同步,还创造了中国的奇迹。当然,奇迹的创造一定不是简单的复制模仿,开放也一定不是失去自主权、没有创造力的开放。有研究证明,放弃自主性的技术引进并没有提升技术开发能力,只有坚持自主创新才能在开放之中保持竞争力。在数据开放乃至整个数字政府、智能城市、智慧社会的建设与发展中都理应如此:我们不仅共享数据,也要贡献智慧和能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