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民航总医院伤医致死案_对行凶者孙文斌一家背景开展审查工作
发表时间:2019-12-31 11:42:16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2293

摘要:输液反应,输送带价格,输送带规格,输入法设置,安胎假,安史之乱是谁平定的,安史之乱简介
其输入企业简介!
最新消息:北京检方对孙文斌暴力杀医案审查起诉

据@央视新闻,今日,经侦查终结,北京市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孙文斌在民航总医院内杀害医生杨文案,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审查起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已依法受理此案,并开展审查工作。检察机关将依法公正办理此案。

杀医者孙文斌姐姐受访:弟弟没工作 母亲跟他生活工资也给他。

民航总医院伤医致死案发生后,围绕行凶者孙文斌一家背景的诸多猜测,持续引发舆论关注。

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孙文斌 95 岁的母亲孙某氏身份特殊,拥有丰厚的退休金,家人多赖此为生,因此在久治不愈时做出过激举动。

新京报记者通过对相关人士、街坊的走访调查发现,孙文斌的母亲是一名“农转非”人员。事发前,孙文斌没有固定职业和住所,以租房为生。

嫌疑人孙文斌姐姐孙英(化名)表示,弟弟孙文斌是“农转非”身份,在外租房居住,离了婚,曾在北二外当印刷工人,辞职后饲养猪牛亏了本。“弟弟没工作,母亲跟他生活工资也给他”。

29 日,新京报记者回到事发现场。民航总医院急诊区已恢复医疗秩序,但仍不断有人前来悼念遇难的杨文医生,甚至有同行专程搭飞机前来看望。


▲朝阳区定福庄附近的平房。新京报记者 王洪春 摄



行凶者目前无业,母亲是“农转非”人员

悲剧发生后,孙文斌一家的身份背景,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有消息称,孙文斌的母亲,年过九旬的患者孙某氏,是一名征地超转人员,即建设征地农转居超转人员,住址为朝阳区定福庄附近的一处平房。

新京报记者在上述住址走访看到,平房位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内。红色外墙,铝合金门窗,每一户人家有独立的单元门。门前是一片水泥地,正对着草地。门外的空地上,堆放着旧沙发等杂物,洗手池等设施位于户外靠墙角处。


从建筑外观上,房龄至少超过三十年。


相邻两间平房里,有两名在此居住 10 多年的街坊,其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地址的现住户姓李,但并不是一名老太太。

从此平房步行 10 余分钟到达另一家属院,保安证实,居住在院内的是孙某氏的女儿、孙文斌的姐姐孙英。这名保安还称,“早上刚见她出门”。

同一栋楼的居民回忆,孙英 60 岁左右,已经退休。但其并非“北二外”的职工,现在所住的这套房是原为北二外职工的公公留下的。

两位曾与其打过照面的居民都称,孙英会主动同邻里打招呼,看着比较和善。至于其 90 多岁的母亲和涉事的弟弟,附近居民并不了解。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孙英回应媒体的录音显示,其介绍,自己所住的房子是公公留下的。其母亲系农转非进入城市,家里共有 5 个孩子,孙文斌是最小的弟弟。

此前曾有消息称,行凶者的哥哥叫孙文山,是北二外的食堂承包商。对此,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官方微博 28 日辟谣称,经核查,上述学校餐饮中心并无此人。

按照孙英的说法,弟弟孙文斌当过印刷工人,做过养殖,“都赔了”,后来又开过车,目前没有工作,仍然在外租房住。



遇害医生同事回应家属疑问:“醒脑静”输液能否加重病情

杀医嫌犯系无业人员# 涉嫌杀医的孙文斌的姐姐孙英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 采访时称,母亲魏某因为不想吃饭来到民航总医院要求“输点营养液”,在输完液后身体情况变差。

但民航总医院一名医生表示,患者来到医院后,经过体征检查发现,身体情况不好,意识不清醒,叫答不响应,但患者拒绝做进一步检查。之后,当值的杨文医生给其对症开了营养液和醒脑静(中成药注射液)并告知了患者。但孙英称,医生在开醒脑静时并没有告知。此后,魏某身体越发变差,昏迷不醒。孙英和孙文斌认为魏某就是输醒脑静输坏的。

据上述民航总医院医生说,在接诊魏某的当天下午,医院对魏某做了各项检查,发现其全身有多处重症感染(胃肠道、泌尿系、肺部)并伴有心衰、心肌损伤,肠道或有肿瘤。这些慢性疾病肯定不是输液造成的。

但魏某家属和院方的矛盾就此积累。该医生称,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多次不配合,这也是医院不愿收治其入院的原因。

此前报道,患者家属与民航总医院的一大矛盾点在于一直无法从急诊转到住院部治疗,进而无法享受医保报销,而需要自费。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12月29日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急诊和住院的医保是彼此独立的两部分,急诊医保的封顶限额低,可能就几万元,在急诊科,患者一天要跑好几次到收费处交费,才能开药、检查;而住院部的医保限额较大,可能有十几万元,这意味着患者相当一部分的治疗花费可以报销。

该医生称,按照通常情况,患者收入急诊科一般3~5天,最多不会超过一周,而此次伤医事件的患者在急诊科呆了20天上下,“有点反常”,他也不知道为何。

对于魏某治疗的总花费,医生和孙英都没有给出回复。魏某是超转人员,据前述医生称,可报销比例和一般医保差不多,比例能达到百分之九十。

北京一家著名三甲医院的ICU主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关于医保的另一个大背景在于,绝大多数医院到了年底,由于医保资金紧张,会限制预后不好的病人的收治。另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也表示,对于这种高龄、生活质量差的病人,加上医保的考量,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医院的收治决策,这种矛盾在急诊科显得更为明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