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小莉问答|老公是很糟糕,但离婚并不能挽救你
发表时间:2021-09-10 09:33:55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73583

摘要:圣痕炼金士无修,圣痕炼金士第一季无修版,圣痕炼金士第一季,圣痕炼金士第三季,star-471,star-467,star-447
现在每周回读者的来信,成了我最喜欢的工作之一。

读者们期盼我能带给他们答案或治愈,其实在下笔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常常被疗愈到。

因为你们的很多经历,或者状态,也都是我曾经有过的。


小莉您好,我和老公结婚12年了,当初是相亲认识的,半年就结婚了,算是闪婚吧。我不知道我老公怎么想的,我是因为看到周围的同事好多都结婚了,自己和父母都挺着急的。

我老公比我大八岁,可能他当时也想结婚安定下来吧。婚后我们很快有了一个儿子。但是,我发现我老公根本就不顾家,白天、晚上都忙于工作、应酬,不回家。

以前他还总是出差,现在也是白天早上我出门上班的时候,他还没有起床;晚上他半夜凌晨才回家,我已经熟睡。周末和平时都是一样的,都安排了事情,都不在家。

他社交能力较强,比较会跟人打交道,但他也不是做生意的,只是一个北京大学里的老师,收入估计属于老师里面中等偏上一点。家里的事情他基本上不闻不问,家务是交给他的大姐、孩子的姑姑在做,孩子上小学,是我父亲在协助看护培养。

我和他平时能单独见面交流的机会特别少,几乎没有。他也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关心。平时他花钱有些大手大脚,不懂得省钱买大一点的房子、改善居住环境。

我是国企的普通职员,结婚四年的时候,我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后来又复发过一次,靠终身吃药维持。我是独生女,我的父母以前都是公务员,现在退休了,原生家庭家境还算不错。

我老公最看重的他的工作,我母亲也能帮上他不少忙。我性格内向、偏执,在北京没有什么朋友,同学也不联系,不会做饭。老公长年在家庭生活中缺位,对我忽略,对孩子不太上心,使我一直感到非常自卑、孤独寂寞、缺少温暖。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该怎样熬下去。以前和老公也谈过、闹过,但都没有改变。离婚在脑海里想过无数次,但是觉得实在不现实:我有病、赚钱能力弱,我老公在给钱孩子教育和我的生活费方面,还是可以的,我觉得也是忌惮我父母一些;我生活能力也弱,从小是父母的娇娇女、掌上明珠,没有吃过苦。

我内心非常渴望您能给我一个回复和分析,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怎么平复内心?

一个内心痛苦的女人



G妈的来信,看上去是想让我来分析她的婚姻问题,她的婚姻的确有很大问题。

几乎没有感情基础的闪婚,遇上的又是一个对家庭没什么责任心的对象,这12年的婚姻生活听起来就是在各过各的。

老公在外快活地开疆拓土,每月拿回一点家用就是他履行的全部责任,G妈长期得不到伴侣关注,郁郁寡欢、怀疑自我。

想起了一句话,“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不要低估你对没有爱情婚姻的容忍程度。”

好的亲密关系会带给人滋养,差的亲密关系也会让人枯竭。

想象G妈此刻的痛苦,婚姻仿佛一条快要搁浅的鱼,越挣扎越窒息,明知道知道大海就在不远处,却怎么努力也找不到跃进去的方向。

但今天我不打算聊太多她的婚姻问题,我感觉婚姻只是G妈人生问题里锻造出的一个横截面,比起因来,它更像是果,或者说互为因果。


G妈自己描述出的生活状态,才是更让我担心的。

她说自己性格上,内向、偏执、自卑,几乎没有朋友,患有精神疾病需要常年吃药。

在生活上,她是家庭条件不错的掌上明珠,所以生活能力弱,现在是孩子姑姑在帮忙做家务,孩子外公在协助管理孩子。

也就是说,不管在精神层面,还是在生活层面,她似乎都找不到太多的价值感。


武志红说,

“构建深度关系,需要在关系中全面地展现自己的生命动力”。

我觉得,G妈找到自我的生命动力,可能才是改善这份形同陌路的亲密关系,以及改善整个人生的症结所在。

其实看到G妈描述的有点接近“自闭”的状态,我是有熟悉感的,就在两三年前,我也有过非常类似的状态。

G妈有需要常年服药的精神疾病,我得的是无药可治的偏头痛,每月定期发作,就像知道每月都要去地狱里走一遭。

加上当时两个两三岁的孩子,正是最难带的年纪,以及公号的瓶颈,那一年我过得浑浑噩噩,几乎没怎么出过家门,生生地只想把最难的日子熬过去。

我总是想,等孩子们大点了,又终于找到一个“神医”把偏头痛治好了,我就能开启新生活了,我除了熬着,又能做什么呢?

可我等了很久,日子一点也没有好转,直到那年十一,一群朋友要去内蒙古旅行,叫我也一起去。

我连想都不敢想,我去到一个离家半小时地方都会心慌的人,怎么可能跋山涉水去到内蒙古?

要面对恶劣的天气、要长途徒步、不能随时喝到热水、还得住两个晚上的火车,天哪!我的偏头痛一定会犯,我会痛死异乡吧,家里还有两个哇哇乱叫的小娃呢!

但非常庆幸,那一次我还是被拉去了,尽管经历了一路险阻,也犯了轻微的偏头痛,但我完成了旅程,饱览了壮丽的边疆风景。


这个“虽然很困难,但原来我可以”的经验,给了我非常大的勇气。那一次旅行后,我开始坚持跑步和练习瑜伽,一次次突破自己,做了很多认为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我的偏头痛依旧没有治好,孩子们还是会鸡飞狗跳,但我不再等待日子“熬”我了,我要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

分享出我的故事,是因为我懂得G妈要走出“自闭”有多困难,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心理舒适区”。

心理舒适区并不一定舒适,只是人习惯了的一种应对生活的模式。人之所以非常难改变,就在于我们很难逃脱心理舒适区。

就像我当时,一旦想走出去,想尝试去运动,或者出门旅行散散心,身体就会先发出强烈的警告,处于紧张和焦虑之中,从头到手脚到肠胃都在提醒我,你不行的,回来吧。

一旦放弃走出去,回到舒适区,我就会得到巨大的安全感,一种“虽然这里不好,但是我还是很眷恋的错觉”,这种反复地强化,会更让自己停驻不前。


G妈在信中,对自我的评价非常低,她说自己有病、生活能力弱、没有社交圈,还特意强调了一点,不会做饭。

我猜测,这些都是她最在意的,最想改变的地方,但一次次退缩回心理舒适区,让她的改变越来越难。

走出来的唯一办法,是从新的尝试里,一次次感受到快乐和成就感,积累“我可以”的经验。

可以从做饭开始,踏踏实实地感受买菜、洗菜、切菜、炒菜带来的掌控感,一点点地进步,享受自己喂饱自己的幸福。

可以从社交开始,尝试跟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同事主动打招呼,约个下午茶,享受心与心靠近的美好。


也可以从运动开始,跑步、跳舞、游泳、瑜伽都行,享受能掌控自己身体的乐趣。

至于G妈的精神疾病,也和婚姻问题一样,也许跟长期比较自闭的心理状态互为因果,走出来,可能一切就都好了。


就算不好,真的要终生服药又怎么样呢,老公真的无法改变,离婚又怎么样呢,你还是可以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

今年很治愈我的一部剧,《我们由奇迹构成》里有一段台词:

“我本来想计算我存在在这世上的概率,却完全做不到。我从两亿个精子中脱颖而出,仅仅是这样的概率就是两亿分之一。

加上祖祖辈辈不断地有奇迹发生,才能有我的存在。单单被生下来就非常厉害了。”


我们每个人的出生,本身就是一场奇迹。

G妈加油啊,你一定可以过得更好的,不要再把日子“熬下去”了,你应该好好去享受这趟生命的旅程。
分享到: